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从曹县经验看:数字经济如何发力县域经济

发布日期:2021-07-21 21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借力海南自贸港政策东风三亚科技创新产业欲“,公开数据显示,2020年,曹县网络销售额突破156亿元,电商带动全县超20万人就业。在一份《2020年淘宝百强县名单》中,曹县以17个淘宝镇、151个淘宝村的数量位列全国第二,也是仅次于浙江义乌的全国第二大淘宝村集群。近年来,随着短视频、直播的兴起,大量展示县域好景、好物的内容流动起来,从而带动相关商品流动,为新兴县域经济发展提供了契机。曹县便是其中的“佼佼者”。

  今年5月初,一段“山东菏泽曹县666”的视频在全网走红,曹县吸引了众多网友的眼球,诸如“北上广曹”的说法在坊间流传,引得曹县县长公开邀请网友到曹县走一走。

  在距离曹县中心20公里的大集镇,“在外东奔西跑,不如在家淘宝”的标语随处可见。这里供应了全国70%的演出服。每当重要节日来临,大集镇的道路都会被各大物流公司的运货车堵得水泄不通。“大集镇原为劳务输出大镇,60%的劳动力都外出务工,近年来,借助数字经济的发展,目前全镇有近1000个年销售额超百万元的电商卖家。”大集镇党委书记李涛向记者介绍。

  随着全球数字化和信息化的加速发展,数字经济日益成为经济复苏和经济增长的新引擎。今年全国“两会”上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“加快数字化发展,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,协同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转型”。县域经济发展需要突围,而互联网的普及为发展县域经济提供了契机。对于县域经济而言,产业数字化即是传统产业的数字化升级重塑。依托数字化转型,传统经济激发出强大的增长活力,同时成为驱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力量之一。

  对于许多分散、小型的县域商家而言,传统线下销售是他们的主要经营模式。以农产品售卖为例,过去需要经过批发市场、菜市场到商超等多个环节,使源头产地农户的利润空间被大大压缩。基于短视频、直播等新型业态,突破了线下传统销售或传统电商的“中梗阻”,帮助消费与生产端直接连接,为县域经济发展模式转型提供了条件。

  得益于直播和短视频的高度真实属性,“眼见为实”增进了双方的信任和忠诚。26岁的马玲敏是云南大理永平县人,三年前在抖音上开设账号,平时主要拍摄一些下班后的日常生活。一次偶然的经历,马玲敏开始尝试做短视频和直播。过去一年,马玲敏探访了云南30多个村庄,卖出当地的沃柑、石榴、橙子、枇杷、板栗、核桃等特产。据报道,她2020年全年抖音卖货总销售额达123万元,订单量超2.5万件,而购买这些产品的,有很多是来自北京、江苏、浙江、广东等地区的消费者。

  县域经济的短板在于远离市场,但短视频、直播打破了空间、时间的限制。无论是田间地头的农户、赶海的渔民,还是服饰产业带的车间工人,都能直接面向市场,面对消费者。换言之,短视频、直播的出现,让县域的原产地商家突破了中间商对销售渠道的垄断,这为县域经济的大发展带来契机。

  短视频、直播对产业生态的重构使位置对于商家的价值越来越小,即使身处边远乡村,只要有网络,就可以把当地的与分散的用户需求进行整合。

  同时,短视频、直播的快速反应也为县域“前店后厂”的经营模式提供了方便。直播时根据实时单量生产一方面能为企业节省成本,另一方面也为企业提供了了解市场的窗口。了解了消费者的需求,再根据这一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生产,不仅增加了产品的附加值,还为企业打开了产品销路。

  以往,许多县域经济是典型的出口导向型,“代工厂”“来料加工”“两头在外”的经营模式为县域经济打上了“低附加值”的标签,无法接近市场、处于产业链的底层、分配不均等常被用来形容县域经济。然而,直播、短视频提供的新界面,让位于三四线城市的中小企业有了自创品牌的底气。

  曾经的代工厂,能通过短视频内容创作,立体、直接地打造品牌形象,激发消费者对商品的消费兴趣,并通过直播带货、电商等功能拓展销售渠道。

  短视频、直播在技术层面突破时空限制,在内容层面促进了信息的流动与对接。在新型县域经济业态下,买卖双方突破了中间环节,实现直接对接。内容生产、消费端的直接对接,顺势转变为商品生产、消费端的直接对接,县域产业模式正在发生蜕变。

  而在县域经济之外,数字经济正助力中国县城发生变化。借助短视频和直播,新型县域经济实现融合化发展,包括治理和经济的融合、传统特色文化和经济的融合。与此同时,基于短视频、直播的新型县域经济还提供在家门口的创业创新平台,有效解决乡村空心化问题,助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。

  远离北上广这样的中心城市,在数字经济的赋能下,县域经济也迎来了极大的发展机遇,曹县就是数字经济发展的“佼佼者”。县域经济处于创新发展的神经末梢,而短视频和直播等形式正成为新型县域经济发展的引领者和推动者www.bq4r0.com.cn在中国正制造出更多的“曹县”。